向南鸢

皮,真的皮,而且还手残。。。。。

而现在

         而现在

  思念是一盏亮亮的镇魂灯

  沈巍死了

  赵云澜变成了灯芯

  终于,大封还是破了。沈巍最终还是抹去了赵云澜的记忆,以身殉大封,想保赵云澜一世平安。但镇魂灯还是需要一个灯芯,而赵云澜无法忍受没有沈巍的世界,也不希望沈巍用生命维护的世界再次被破坏,便成为了镇魂灯的灯芯,永生永世承受着火焰焚身之痛。

  这一次,再也没有人陪伴沈巍了。而沈巍心心念念想要保护的昆仑,也再也不在了。

后来啊

  后来啊

  思念是一条窄窄的楼道

  沈巍在外头

  赵云澜在里头

  后来啊,沈巍就在人间偷窥昆仑一次又一次的轮回,生老病死,结婚生子。就在大封开始不稳的时候,沈巍终于和这个轮回的昆仑赵云澜相遇了。沈巍克制不住自己,搬到了赵云澜家对面,与赵云澜只隔着一条窄窄的楼道。但是也是可望不可即。

  幸好,赵云澜主动出击,俘获了沈教授的芳心。赵云澜和沈巍又在一起啦!

长大后

  长大后

  思念是一圈淡淡的轮回

  沈巍在圈外

  昆仑在圈里

  嵬长大了,昆仑给他起名为巍,叫沈巍。不久昆仑就以身殉大封。在那之后,沈巍费尽心力将昆仑四散飘落的魂魄拼凑完整,求神农将昆仑送入轮回。这是沈巍第一次求人,那天身披玄衣的沈巍跪在了满天的大雪中,跪了三天三夜。末了,神农用了自己的生命和沈巍订了契约。把昆仑的魂魄洗刷掉所有的神力,送入了轮回。从此沈巍与昆仑天人相隔。

  幸亏啊,昆仑还留给沈巍了一条昆仑筋,能够让沈巍感受到自己的魂魄。

小时候

         小时候

  思念是一条浅浅的小溪

  嵬在这头

  昆仑在那头

   

  小时候,那是嵬第一次见到昆仑。昆仑就站在小溪的那一头,身着青衫仙气飘飘。而嵬躲在小溪的那一头,身披一块破破烂烂的黑布,嘴角还有吃完幽畜没有抹干净的血迹。望着对面的人儿,可望而不可即。

  幸亏啊,昆仑来找了嵬,带着嵬走遍了千山万水。